当前位置:首页 > 首页栏目 > 职工风采
奋战在杨岐山矿区的日子
作者:admin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发布时间:2013-7-22 18:16:48   发布人:admin    阅读次数:4384

奋战在杨岐山矿区的日子

作者:肖伯仁(二二六地质队退休干部,85岁)

1966年上半年,我奉命调机修厂任党支部书记,此时,恰逢红卫兵大串联,大批判,批“海瑞罢官”“批三家村”,紧接着大幅标语,踢开党委闹革命。有一次,矿区在大礼堂开会,会上突然宣布带“长”字的靠边站,街头巷尾也涌现出群众面对面辩论,越辩越激烈,接着就分成二派,甚至三派,好多单位也停产了。一天,我所处的机修车间也挂出了炮打火烧肖伯仁的大横幅,说肖伯仁是走资派。在当时这样的年代,我只有理解,也只有面对这样一个厄运。

 1968年刚刚过完春节,我们整个勘探队,加上从山东潍坊调来的二台钻机,一同划归湘赣煤田会战指挥部管理,随着指挥部派来的军代表在大会上宣布:梁玉旺、何运普、彭丙元、肖伯仁等6人次日一大早带好行装,跟我们去指挥部学习班学习,一学就是三个月,学习期间纪律极为严格,学完回队后,我被分配到2号钻机。

钻机基本上是正规的,成建制的,钻机设有机长、指导员、炊事员、采购员、材料员、大班记录员等。下设三个小班,每班有机后、架上、小班记录、机前就设了34人,一台钻机全部加起来有30人左右。

第一个钻孔布置在杨岐山北面的一个山谷中,因为地势陡峭,骑自行车的只有将车子寄存在山脚下老表的家里。当时虽然钻探设备是一色的新,也只有全部解体,请民工抬上山去,有时请的民工多达近30人,如果有条件修路的地方就修简易路,组织钻工将设备拖上山去。遇上钻机大搬迁,钻机全体人员就都上长班,共产党员,班组长起骨干作用,在困难之中往前冲,遇上旁边的羊肠小道或危险路段,就是以钻杆当横梁,横铺在路上,党员及班组长冒着危险下到斜坡处,用肩膀抬着钻杆当渡桥,让设备从他们身上拖过去,一根又一根,一段又一段,把笨重的三大件拖过去,以便早日开钻。例如:朱永寿、黎本秀、谷云其等同志没有一个甘于落后,年龄较大的党员徐万生认真负责,把好职工的生活关,机长李泽林听到钻机发生了孔内事故,不顾寒冬腊月,深更半夜,冒着丛林中有野兽出没的危险,连夜赶到钻机,和小班的同志共同研究如何处理事故,破解难题。担任采购工作的彭思荣同志,刚放下肩上的担子也主动来到钻机上帮忙。因为大家心中时刻牢记毛主席的教导,加上钻机上全部都是新的设备,全钻机的职工一颗红心向着党,一鼓作气要打出高标准的钻孔,取出高质量的岩芯和煤芯。当我们从收音机里听到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,听到了《东方红》的歌曲响起,浑身的劲就更足了。

钻机当时有从地质学院分来的本科生,如罗光泉、黄榜超、金石坚等都分在小班里,都跟普通钻工一样同吃同住同劳动。记得有一次,连日的大雪把山里的路全部封住了,食堂连大米都接济不上,钻机的职工一连吃了几天的面粉,因为大多数都是南方人,本来就吃不习惯,但大家还是克服困难,天天吃面粉也毫无怨言。

在杨岐山打钻的日子里,还有一个大的困难就是职工的住宿问题难以解决,通过多方了解和联系,最后只有找到当地一个废弃的以泥土筑起来的猪舍作为职工宿舍,个子稍高一点的同志站在地面就可以伸手摸到房顶的土瓦,面对这样的房子,大家商量将两边侧间的猪舍围栏拆掉,打扫干净后安放职工的床铺,以猪舍中心的房间就作为食堂,猪舍上面是竹片铺成的楼面,长班人员只有挤着睡在楼上,起来时必须坐着挪动身子,穿衣时也要低头弯腰,否则就会撞到屋面的瓦上,生活是如此艰难,但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那就是保质保量保安全打好每一个钻孔,完成国家下达的钻探任务。